黑脸琵鹭

与“黑面舞者”同呼吸的黑琵先生

(编者按:根据柳柳采写的《“候鸟人——黑琵先生”》改编)

黑脸琵鹭是幸运的世界濒危水鸟,在过去的20年中,全世界范围内的数目从350只涨到了2000余只。因为它长着一张黑脸,被亲昵地称为“黑琵”或“黑皮”,谐取HAPPY(快乐)的意义。
它是天际中神秘的“黑面舞者”,飞翔时瞬间用力,垂直起降,且一定得伸直脖子,才能飞行顺畅。它以鱼类为食却不会游泳,因声音低沉,曾一度被认为是“哑巴鸟”。而且它的取食方法也很特别,是用嘴在海水中来回划啦,民间称其为“海划子”。黑脸琵鹭依赖沿海湿地为生。它们每年夏天在朝鲜半岛西海岸和辽东半岛附近的岛屿上生儿育女,秋天则沿着中国东部沿海飞往南方,在中国的台湾、香港、广东、海南,以及越南等地过冬。台湾是黑脸琵鹭最大的越冬地。与大陆稍有不同的是,人们把黑脸琵鹭称为“黑面琵鹭”。2012年春天的最新数字显示,全球约2000只黑脸琵鹭中,有一半是在台湾过冬的。它们主要分布在台南县曾文溪口附近的七股乡和台南市的四草乡。辽宁省庄河市石城岛附近的形人坨,是目前在中国大陆发现的唯一一处黑脸琵鹭繁殖地。

在全球黑脸琵鹭的保育界,王徵吉绝对是最重要的护鸟者之一。

原为报社摄影记者的王徵吉,在1992年因报道台南七股枪杀黑脸琵鹭的事件,开始投身于黑脸琵鹭的保育与推广工作。从1992年与黑脸琵鹭结缘,现今王徵吉已经追随了黑脸琵鹭16年,他耗尽全部积蓄,远渡重洋忠实的记录了黑脸琵鹭的生活,是名副其实的“候鸟人”。2002年,王徵吉直接参与了肉毒杆菌中毒事件中黑脸琵鹭的救护,同年,他创办了台南黑琵家族野鸟协会。2007年,辽宁的元宝坨繁殖地的发现者正是王徵吉一行的摄影家,现在他已成为了黑脸琵鹭的最佳代言人,是名副其实的“黑琵先生”(Mr.Happy)。

16年间,王徵吉经历了因车祸意外与爱人的生离死别和高达几十万的摄影器材被盗。然而,他一直坚持着完成世界首部黑脸琵鹭全年完整的生态影像纪录。如今他的足迹,除了北朝鲜外,已追随黑脸琵鹭去到了韩国、越南、日本、大陆的辽东半岛、江苏、上海、福建、香港、深圳和海南等地,为黑脸琵鹭留下了繁殖期的配对、孵化、养育等纪录。王徵吉说,若是完成梦想,这些纪录将成为全球第一手的珍贵资料。

在台湾地区,黑脸琵鹭保护区不但免费,各个野鸟保育组织还会义务提供讲解和免费提供高倍望远镜以供民众观察。黑琵家族野鸟协会在02年政府设立保护区就开始了向民众提供义务讲解。从每年的9月底到次年的4月底,每日如此,迄今国内外已超过百万游客由此了解认识了黑脸琵鹭。

说到2002年,黑脸琵鹭肉毒杆菌中毒事件时,王先生感慨的说,那次事件是一个惨痛的教训。从那时起,他们开始调查黑脸琵鹭的足迹、排泄物,测量栖地水位,并进行鱼种调查作业,希望能了解黑琵的栖地性状还有食物概况。为确保黑脸琵鹭在台湾有完善而又安全的度冬环境,还形成了《台湾地区黑面琵鹭保育行动纲领建议书》:保护栖地安全、开发新的栖地,规划长期生态研究网,并落实黑脸琵鹭的教育推广和全民参与活动。台南还有个保育季,介绍黑脸琵鹭的知识,发动周边群众自觉地来保护这些珍惜鸟类,鼓励小学生从小接触黑脸琵鹭。政府还为黑脸琵鹭专门成立了巡守队,聘当地人来保护,不让人太靠近鸟类而干扰了它们的生活,而直接造成黑脸琵琶死亡的人,也将判七年有期徒刑。

在拍摄黑脸琵鹭时,王徵吉的一大原则就是繁殖期间尽量不去拍摄,平时也不要太靠近。因为黑脸琵鹭的视力比人锐利7、8倍。也就是说它也许远在你离它8公里左右就发现你了,而你需要离他一公里时才能发现它。繁殖期黑脸琵鹭若是感到了威胁,就会弃巢而去。幼鸟没有父母的照顾很容易死亡。因此,王徵吉先生拍摄时提前一个星期做好准备,搭棚做伪装,在棚内静静的守候,用长镜头拍摄,这样黑脸琵鹭才会觉得安全。确定拍摄地点一般是在鱼塘,因为黑脸琵鹭有个习惯,只要鱼塘的食物足够,他们的觅食地点就不会轻易改变,至少会呆一个星期以上。这样的拍摄总是夹杂着不为人知的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