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7891011121314

你还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喀拉拉邦回水区
佛罗里达大沼泽佛罗里达大沼泽卡马尔格
卡马尔格班韦乌卢湿地系统班韦乌卢湿地系统
湿地是位于陆生生态系统和水生生态系统之间的过渡性地带,在土壤浸泡在水中的特定环境下,生长著很多湿地的特征植物。 湿地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拥有众多野生动植物资源,是重要的生态系统。很多珍稀水禽的繁殖和迁徙离不开湿地,因此湿地被称为“鸟类的乐园”。湿地具有强大的生态净化作用,因而又有“地球之肾”的美名。
在人口爆炸和经济发展的双重压力下,20世纪中后期大量湿地被改造成工业和农业的建设用地,加上过度的资源开发和污染,湿地面积大幅度缩小,湿地物种受到严重破坏。

世界著名湿地:
喀拉拉邦回水区[印度]
回水区位于印度南部四季如春的喀拉拉邦,是由一系列泻湖以及淡水湖组成的湿地保护区。它与阿拉伯海岸线平行,主要靠38条河流供水,绵延喀拉拉邦大部分地区,是印度最重要的湿地保护区之一。

佛罗里达大沼泽[美国]
大沼泽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的亚热带沿海区,长160千米,宽97千米,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湿地公约所列的世界上最重要的三个湿地之一。

卡马尔格[法国]
卡马尔格位于法国南部地区历史文化名城阿尔勒市罗讷河三角洲的两支流间,面积930平方公里,是西欧地区最大的河口三角洲。区内多沼泽和草地,1986年被湿地公约列为全球重要的湿地保护区之一。

班韦乌卢湿地系统[赞比亚]
班韦乌卢湖、班韦乌卢沼地和班韦乌卢平原位于非洲赞比亚卢阿普拉省以及北部省的刚果河上游流域,海拔1140米。它们一起组成全球最大的湿地系统,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态系统之一。

 
中国东部沿海有辽宁、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港澳台等省市(区),涉及的海域包括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岸线从鸭绿江口到北仑河口长达1.8万公里。这个庞大的范围处于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迁徙路线上,一些重要的滨海湿地分布在这个范围之内,其中包括若干个国际重要湿地。这些湿地对于鸻鹬类、雁鸭类、鸥类、鹤类等水鸟类群的迁徙、越冬、繁殖有着重要的意义。

观鸟运动:
观鸟是指对处于自然状态中自由生活的野生鸟类进行观察与欣赏。观鸟作为通往大自然的一把钥匙,从源自英国贵族的消遣活动至今的200年内,观鸟已经普及成遍及全世界最流行的户外运动之一。
中国最早开展观鸟的是香港和台湾地区。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如今大陆各个省份都拥有了一大批观鸟爱好者,并且发展出很多观鸟组织,对鸟类及其环境进行保育,如今中国的“鸟人”们也走向了世界。
哪里有湿地,哪里就有湿地鸟类。良好的环境是鸟类赖以生存和繁育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观鸟就是观环境。如今,观鸟爱好者们正在为保护这些地区,让更多的人可以继续领略这些天空中自由精灵们的美丽而努力着。

 
黑颈鹤
沈尤,成都观鸟会,一个由观鸟而识鸟,由识鸟而爱鸟,由爱鸟而惜鸟,由惜鸟而护鸟,为鸟请命的人。他发起了一系列保护高原鸟类的活动,并且成功地促使若尔盖机场另行选址建设,因为原拟建地与高原鸟类迁徙通道相冲突。[详细]
黑嘴端凤头燕鸥
神话之鸟的发现轰动世界,而此后对此持续的关注和诸多的影像记录,以及促成闽江口黑嘴端凤头燕鸥保护区的成立,背后都离不开一个鸟痴的身影。他就是厦门观鸟会的军长,一个不知疲倦地神话之鸟的记录者![详细]
黑嘴鸥
盘锦黑嘴鸥保护协会是中国最早的环境保育类NGO之一,创始人刘德天,二十年来如一日,为了黑嘴鸥这种可爱而又濒临灭绝的鸟类奔走呼号着。可以说,他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其总结出的宝贵经验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
黑脸琵鹭
黑脸琵鹭,一种长相怪异又神秘的鸟儿,全世界都曾经为了寻找这种总数不过2000只左右的鸟儿究竟在哪里繁殖而大伤脑筋。在黑脸琵鹭的保育工作中,来自台湾的王徵吉无疑是一位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详细]
白鹤
作为生态环境的标志性物种之一的白鹤,其保育工作主要是来自官方自然保护区的努力,在中国境内,江西鄱阳湖和吉林莫莫格自然保护区作为白鹤最重要的冬季栖息地和迁徙途中的加油站,近年来做了大量的保护和宣传工作。[详细]
勺嘴鹬
长者小勺子一样嘴巴的勺嘴鹬,不仅外型奇特,也是最稀少的鸻鹬类鸟种之一。从西伯利亚到中国沿海再到东南亚,勺嘴鹬岌岌可危的生存状态引起了国际团体的重要关注,如今各国鸟类研究的专家学者与鸟类爱好者们正积极行动着![详细]

 

正在消失的渤海湾湿地
渤海湾是中国最重要的候鸟迁徙栖息地,也是近年来中国沿海湿地遭到破坏的最严重地区,从1994年到2010年,渤海湾西部和北部就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沿海滩涂被工业项目围垦,尤其是2006年以后,借助曹妃甸开发建设的迅猛势头,天津、唐山等地众多城市发展临港经济的愿望日益迫切,滩涂围垦的速度也不断加快。迁徙路线上红腹滨鹬和弯嘴滨鹬种群总数的持续锐减隐喻着候鸟因围垦正悄悄消亡。[详细]
盗猎——候鸟之殇
打鸟,是中国很多地方的百姓曾经重要的蛋白质补充来源,但是,旧时代的捕猎仅限于零星的,手段也是有限的,而且由于运输和储存条件的限制,基本无法形成贸易。但是现如今,捕猎手段多样化和运输的便捷为非法野生动物贸易提供了巨大的可能,使得南来北往的鸟儿们一方面因为经济发展而导致环境被破坏的家园尽失的生存压力,另一方面还面临着来自人类各式各样的死亡威胁。[详细]
城市建设——有多少鹭可以重来?
华侨城湿地位于深圳世界之窗至锦绣中华以南,滨海大道以北。这曾经是深圳的海岸线,大约在2000年填海之后,留下了一个包括内湖、少量红树林以及其他植物组成的湿地环境。这片区域开发前,北湖有大量白鹭及其他鸟类在湿地中觅食栖息。然而,周边不断增多的大楼、商业设施,人类活动的干扰,湖中的游船、日后附近起降的直升机……几乎处于围城中的华侨城湿地会变成怎样?还有多少白鹭会再来?